新金融搜索:
首页 > 财经 > 财经产经

自主创新之路就在脚下

发布时间:2018-04-16

 ——访天鼎联创密封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宋炜

近年来,中国科技水平飞速发展,部分尖端科技水平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但是整体的科技水平仍有很多领域待逐步完善。国家也在不断加大对科研的支持力度,大力倡导科技创新。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国家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大科研投入,原始创新能力不断提升,科技产出成果丰硕,企业创新活力竞相迸发,这些都为我国经济高速增长、迈向更高端的水平提供了强有力支撑。宋炜就是这些科技创新代表中的一员,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和国内顶尖的学院以及科研院所合作,首次研发成功了全球耐高温高压环空密封技术,解决了稠油开采领域公认的的世界性难题,为国家提高稠油开采效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历经磨难   研制新型材料

至今从事密封技术研发工作已有十多年的宋炜,在密封领域,先后获得国家及省部级科技奖一、二等奖十余项,并于2010年,因“核电站密封新技术、新产品及应用”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就在十几年前,国家核电站的密封设备几乎都是进口的,设备的运营、更换都要用国外的,对于这些保密性较强的领域具有很大风险。当时核密封涉及到的企业寥寥无几,而宋炜所在的宁波天生公司是唯一一家进入核领域的密封企业,也是核电站密封的主力企业。他们为响应国家号召而从事核工业的密封,经过长时间的不懈努力,最终把核电站主要的四大类密封全部国产化,并且成功应用于我国所有的核电站期间的研发历程宋炜作为宁波天生公司的副总经理,项目组副组长一路走来的艰辛只有当事人能体会。当时欧盟禁止对中国出口密封材料,科研团队以“替代进口,打破国外垄断”为使命,为了把其中的关键材料国产化,他们步履维艰,历经无数次的试验,逐一攻破工艺、实验等问题终于有所突破。研发成功之后就受到国家能源局的肯定,并且受邀参加了由中央统战部、宣传部和组织部联合组织的全国首次在人民大会堂开展的非公企业报告会。

天鼎联创密封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于2015年,公司最初成立是为了解决国家油田的密封化难题。宋炜说,密封在不同领域虽然不一样,但技术是相通的,在稠油开采领域的密封材料研究也能借用核工业材料与核密封领域的基础内容。由于这项研究难度较大,需要一笔不小的科研经费,所以当时寻找了一家上市企业作为坚实的后盾。当时这家公司在国外也收购了一个企业,想通过这家企业的技术,到中国来生产,以此来降低成本。

 

然而经过在胜利油田半年时间的试验,他们发现,那些被认为产品质量一流的国外产品并没有经得起考验,反而是我国现有的密封技术更胜一筹。因为我国采油是世界上最难的,在美国采油40Mpa的压力就够了,但是我国至少是40Mpa起步,国外开采难度较大的油田他们直接放弃,而由于我国的石油资源短缺,加之地理形势复杂,因而开采难度较大。

当时稠油开采领域面临一个世界性难题:稠油对温度敏感,温度升高,黏稠系数下降后才易于流动和采集,注入高温高压蒸汽使稠油流动起来是主要的技术手段,其中密封是保障蒸汽质量的核心要素,可是现有的材料无法满足稠油开采需要的高温、高压的密封性要求。后来他们去国外找了几种材料回来进行试验,当时对材料的测试要求一共有11关,第一关就是将其放入350℃的烤箱连续烤15天之后看它的弹力如何,而这些材料最多只到第三天就完全没有了弹性。在投资人的理念里一直认为外国的产品技术是顶尖的,看到这种状况,他们顿时没有了信心,直接撤资了。之后,宋炜公司面临窘境,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一致决定,即使没有资金支持,他们自己掏钱也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要解决耐高温高压环空密封技术最主要的就是解决材料的问题,当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材料可以同时具备耐高温、高压、高弹性的,必须去自主研发这种新材料,这个世界级的难题摆在宋炜眼前,而且没有任何参考性。资金的问题和研发之路的未知性让宋炜深感压力,但是他认为,既然国家给了我荣誉,目前也有很好的平台,又有清华大学、采油院、北京市中小企业创新基金、丰台区科委等部门的支持,以及国家鼓励创新深化改革,对创新突破这方面的大力支持,让他觉得把这件事做成功势在必得。于是,他结合所有资源,撸起袖子加油干,一门心思的开始投入到研发之路中。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宋炜在材料上获得了重大突破。2017年11月,世界首创耐350℃、20Mpa的密封材料TD350制成的密封筒横空问世,成为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由我国自主研发的耐高温高压材料。这标志着我国超高温井下封控技术在全球率先取得重大突破,将可为提高稠油开采率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这项材料的研发一共申请了70多项专利,其中20多项发明专利,已获得7项发明专利和25项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并且前所未有的通过了胜利油田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长达3年的11项测试。研制出被清华大学材料系教授翁端称之为“原创超级材料”的一款耐高温高压密封材料,这款材料对未来降低采油成本,提高稠油开采效率具有重大意义。

 

迎难而上   开启新征程

宋炜后来说道,这一切的成功都源于一种使命感。这其中也有胜利采油院给予的深深的信任和支持,宋炜坦言,虽然我们做核工业密封很有名,但是初次涉及石油开采领域,俗语说:上天容易入地难,在研发过程中采油院给予了充分的信任和支持,这点令他深怀感动。

TD350研发成功后,胜利油田滨南采油厂第一个大胆尝试应用,现场两口生产井的试验非常成功,其中包括一口长达三年的悬停井,之后又继续开展了和中海油的海上稠油项目的合作。2017年,公司完成了首轮融资3000万元,由高盛集团几位前任高管、资深银行家创立的云晖资本领投。多年的商场经验练就了他们具有前瞻性的眼光,对产业极其敏感,虽然当时宋炜公司并没有产值,并且做的项目属于高风险项目,但是他们还是愿意投资。并且给了公司很多的指导,怎么让科技企业健康成长,对于宋炜公司而言,他们不止是投资人,更多的是合作伙伴。

目前公司在材料上已有重大突破,现在要做的是结合现场解决实际问题。宋炜希望能在现场应用中解决实际问题并不断完善技术,最终形成一整套的密闭采油工艺,提高采油效率,这将是中国石油开采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项工作的完成需要和大型央企等部门一道共同努力,形成先进的稠油热采工艺方案。

宋炜说,目前合作的胜利油田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油田,它的地形较复杂,如果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在全国会有较强的示范性。而且胜利油田有很多设备专家,他们在这个领域研究了一辈子,有很多地方可以学习借鉴,有了问题能够及时沟通解决。

肩负责任   任重而道远

目前公司发展势如破竹,前景不可估量,公司的发展壮大势必需要更多的人才,而对于技术型公司,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宋炜说,当年公司最困难之时,只发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工资,的公司有6个人留了下来,他们是有理想信念的人,对此非常珍惜。他认为,只要能来公司的,他都会视为人才,具体的能力会在实验中心和现场一起学习和培养。员工只要肯学习,就会给他们一个良好的发展平台,跟公司一起成长,共同进步。

 

宋炜坦言,公司研发这个课题时,也吸引了某外国优秀公司想要参与,甚至不要费用,但是我们没有选择和国外公司合作。因为这个领域不仅仅可以用于石油开采,未来还能应用于更多领域,当时做核工业之时,国外对我们完全封锁,现在我们国家科技进步了,技术科研能力大幅提升,将来也必定会让他们刮目相看!现在国家政府对于科研的环境和基础等各方面大力支持,是个创新的好时代,自己也会带领团队不断创新,不断迎接新的挑战!

结合自身的经历,宋炜对于即将步入科研领域的创业者有自己的一些建议。他认为,创业首先是要有一个好身体,,回想自己当年和励总做核工业国产化时,整整5年的时间,,每一天都至关重要,一刻都不能停歇,假如有一天身体跟不上,就可能会导致前功尽弃。另外,创业还要有对科学技术敬仰的态度,对学习对象敬仰的态度。真理从实践中来。比如深入油田现场时,需要跟采油工人长时间在一起,认真学习讨教,才能学以致用。只有在解决实际问题时,才能体会科学技术内涵的丰富性。

作为稠油热采环空密封材料的突破者,宋炜深感责任重大,同时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说,未来首先主要是先把稠油热采所需的密封技术解决好,形成一整套长效密封工艺的解决方案,最后服务于国家稠油开采领域。在这个领域步入正轨后,还可以进入航空密封,替代我国现有的进口航空密封材料。另外,我国的基础建设还尚薄弱,一代材料的进步必然将带动一代装备的提升,在装备及工艺方案上还有其他短板需要补上。自己和团队会用心做好产品,技术为国家工业基础零部件的技术进步贡献出自己一份力量!

来源:
作者:
推荐图文